氨基酸化工

化工厂目击头发进炉熬炼酱油原料(组图

人物:/admin 来源:未知 2018-08-27 17:59

  为了打开头发回收谜团,记者通过暗访找到了神秘人康福海,据说他控制着沈阳的头发回收业。几番接触后,老康答应作为记者的介绍人,带记者去山东的用头发生产氨基酸母液的工厂上货。由于老康屡次爽约,记者暗中来到了他的家乡河北省新乐市,这里有好多回收头发的专业村。

  在河北省新乐市小宅甫村的一个头发收购点里,记者找到了这里的老板顾战括(音)。“我们想买一些氨基酸母液用来做酱油,但是一直找不到门路,老板能不能帮忙给介绍一个厂家。”顾老板警惕地问:“你们怎么知道我这的?”“我小舅子就是新乐人,他给我介绍的。你是给厂家供原料的,当然知道哪家卖氨基酸母液了。”记者回答说。

  这时,拉记者来这个村的司机反应很敏捷,走上来用当地话说:“他们都是我亲戚,昨天他们说要买氨基酸,我就让他们到这里来打听一下。你们这的头发不都是用来做氨基酸的吗?”有了当地人的介绍,顾老板消除了疑虑,一面向记者递烟一面和盘托出其中的内幕。

  顾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小宅甫村一共有30来家搞头发批发生意的,这些头发都来自全国各地,到村里经过分拣和包装后再送到厂家用来生产氨基酸。每天从这个村子往外发的头发就不下一百吨,现在头发的价格是每斤七毛多钱,而他们挣的利也就是几分钱。不过因为头发批发量特别大,所以生意做起来还是有赚头的。

  顾老板还向记者透露,一般来说14吨头发能出一吨氨基酸,而高档氨基酸要卖到上万元,就是那些剩下的母液也可以做酱油,生产氨基酸的老板都发大财了。

  提起老康,顾老板立刻说:“我知道他,你们辽宁的生意大多都是老康搞的。”顾老板告诉记者:“我这的头发都供给石家庄的西环化工厂,那个厂子就有氨基酸母液,你们要做酱油就找他们。”顾老板当即拨通了这个厂家业务经理刘志强的手机,把记者当成客户介绍给刘志强,电话中记者和刘志强约定下午在化工厂见面。工厂探秘

  记者见到业务经理用同样的办法,记者又走访了3家头发收购点。其中一家也是把记者介绍给西环化工厂,另两家把记者介绍给位于山东青州的振兴化工厂。据记者了解,这个村的头发还销往四川、安徽、重庆等地。为了抓紧时间,记者决定先到石家庄西环化工厂一探究竟。

  下午,记者在石家庄火车站乘坐11路公交车直接来到西环化工厂的门口,听说客户上门,刘志强下楼把记者接进了厂内。刘志强告诉记者,厂里的氨基酸母液一共分3个等级,粉状母液(含氨基酸氮45%)1200元/吨;一次母液(含氨基酸氮28%)是500元/吨;二次母液(含氨基酸氮16%)是180元/吨。

  他还介绍说,国外毛发原料最佳提取率为8%-9%,而我国的提取率大致为5%-7%。针对这种状况他们已研究出了新的工艺,将毛发原料提取率提高到8%。生产氨基酸投资比较大,水解反应罐、离心甩干机、干燥器、锅炉等设备,一个厂子下来至少需要上千万,他们的工厂是个人开的,老板路子广,所以效益还可以。

  听说记者要用这些氨基酸母液来做酱油,刘志强告诉记者:“国家明令禁止用这种母液来做酱油,不过不少人都从我这进货制作酱油,东北也有两家,一般不会有问题。但丑话要说在前面,如果你们被抓到了,可不许说原料是从我们这进的,否则生意就没个做了。”记者立刻点头称是。

  记者提出要看一下货,刘志强刚开始叫人把样品拿到办公室来。但记者没有同意,执意要看厂里的母液。刘志强见记者态度坚决,只好起身把记者带向厂区深处。

  整个厂区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刘志强告诉记者:“厂子一共有200多名工人,主要产品就是各种氨基酸。最好的氨基酸能卖到10万元/吨,不少氨基酸都用来出口,而氨基酸母液只是厂子剩下的副产品。”记者问:“那生产氨基酸的原料都是头发吗?”刘志强说:“差不多,头发的含量高,而植物的含量太低了,所以用头发多点。”现场浓缩

  记者跟随刘志强左转右拐,终于来到厂区深处的一个大型水泥贮存池旁,这个贮存池长有15米,宽有5米,里面存放着大量氨基酸二次母液。“这池子里的母液就是用来做酱油的。”刘志强说。记者看到氨基酸母液就是露天存放的,上面还漂着塑料袋和树叶等杂物。“这样的母液你回去先过滤一下,再加点焦糖色和盐就行了,你闻一下这味道多鲜呀,做出的酱油一定不错。”

  随后,刘志强又把记者带进车间看了一次母液,一次母液是装在一个大铁罐子里。一次母液因为含氨基酸氮比较多,气味要比二次母液鲜得多。记者看到,车间里铁罐林立,十多名工人正在紧张地工作着。刘志强说:“如果你们感觉运输不方便,厂子可以把二次母液进行浓缩,浓缩的比例一般是2:1,浓缩完的二次母液的价格是500元/吨,这样运输会方便点。你们路不近,能省下不少运费。”

  因为记者没有运送母液的容器,回到办公室,刘志强热心地给记者介绍塑料桶的厂家,帮记者计算路费和成本……同时,他还向记者传授了用这种氨基酸母液配制酱油的方法,记者谎称要到石家庄找车,找到车后才能来提货,用这个理由记者离开了厂家。

  当天傍晚,记者按照事先的约定给老康打了电话。老康在电话中牛气地说:“你们还没给1000元中介费呢,怎么还让我介绍厂家?这样吧,你们到济南等我吧,明天再给我打电话。”记者听了这话没敢耽搁,当晚就坐火车赶到济南。

  到达济南后的第二天一早,记者给老康打了电话,但老康的电话一直关机,记者只好在济南等着,一等就是两天,这段时间老康的手机一直没开。第三天白天,记者的电话突然响起,是老康来的电话,他告诉记者:“你们马上赶到潍坊,我在那里等你们,我拿到钱后就会把你们带到生产氨基酸的厂家去。”

  记者佯装生气地说:“让我到济南等,一等就是两天,你不是耍人吗?”老康赶紧说:“这两天我忙着发货,所以没工夫,这次你到潍坊,我保证你能看到氨基酸,大哥不会骗你们的。”十分凑巧

  潍坊,这个城市就是记者的第二个目标,因为在小宅甫村,记者打听到的两个生产氨基酸的厂家,一个是石家庄的西环生物化工厂,另一个就是位于青州市的振兴化工厂。而青州就是隶属于潍坊市的一个县级市。

  记者判断,可能老康介绍的厂家就是记者掌握的。无论情况怎么样,青州是必须去的。记者决定抛开老康先去青州振兴化工厂暗访,然后再到潍坊和老康联系,调查他所要介绍的氨基酸厂。经过近6个小时的长途旅行,记者赶到青州已经是下午了。

  下车后,记者没有直接进入振兴化工厂,而是在旁边的两家化工厂打听情况。但这两家化工厂的销售人员都告诉记者,他们的厂子不做氨基酸,这一带甚至整个山东只有振兴化工厂生产氨基酸,振兴化工厂的产量很大,全国各地都到这来上货。问明情况后记者来到振兴化工厂门前,透过玻璃,记者在传达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老康。

  这时老康也看到了记者,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记者,一脸惊奇和难以捉摸的表情。他可能是想不明白,没有他的带领,记者是怎么找到这个厂家来的。看来,老康让记者去潍坊,显然是为了拿到好处费后再把记者介绍到青州的振兴化工厂来。

  记者走进屋和老康热情地打招呼,这时的老康也不提介绍费的事情了。他对记者说:“我就是想把你们介绍到这里来,没想到你们自己找来了,厉害厉害。我也是刚到,往这个厂送了十多吨头发,还没有结账呢。结了账估计我今天晚上就得走。”老康的话证实了记者的判断。

  听说记者来上货,工厂王经理亲自跑到传达室接记者。王经理根本不认识“自称厂家没有不认识他的”老康。记者当着老康的面问王经理:“厂里现在有氨基酸没有?”王经理回答:“当然有货,要多少都有,这么大厂子还能没货。”这时,曾经和记者吹嘘只有通过他才能弄到内部货的老康,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万分尴尬的老康实在挂不住了,扭头要走,他的一个工人也要和他一起出去。记者叫住老康说:“康大哥,无论如何也得谢谢你,晚上我请你吃饭。咱们是敞亮人,介绍费我照样给你。”记者这样做是为了吊住老康,听了这话,老康只是答应了一声,但仍带着工人走出了传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