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酸化工

小龙虾新版“洗虾粉”不一样的 草酸早已不用

人物:/admin 来源:未知 2018-08-27 18:30

  这几天,“龙虾中毒事件”在南京闹得沸沸扬扬,尽管致病元凶仍未查明,甚至有关部门排除了清洗小龙虾的“洗虾粉”中草酸的嫌疑,但昨天,有知情者向晨报84701110热线反映说,在南京市最大龙虾批发地惠民桥市场,“洗虾粉”草酸早已不用,虾贩们已改用一种新型的化工原料调和的秘密武器,洗出更“鲜亮”龙虾。这种秘密“武器”又是什么?记者展开了调查。

  朱先生是南京市一家大排档老板,经营龙虾已有4年,生意一直不错,每天都要从南京下关惠民桥水产市场买进上百公斤龙虾,然而清洗龙虾成了朱先生每天最头疼的事。朱先生说,不久前,市场上出现了专门用来洗龙虾的白色粉末草酸,尽管这种“洗虾粉”解决了洗虾问题,但仍洗不干净,而且这类“洗虾粉”常遭到执法部门查处,大多不用了。近期,他们发现,惠民桥市场虾贩在批发龙虾前,总要用一种神秘“洗虾粉”清洗龙虾,用它清洗更省事。

  “这种洗虾粉很好用,兑水化开,把小龙虾直接浸泡在里面就完事了。用不了5分钟,粘附在小龙虾肚子上的脏东西就会自动掉落,偶尔还有点脏,拿自来水冲一下就能全部弄干净。”朱先生说,自从用了新型秘密“武器”后,龙虾只只色泽鲜艳,外形漂亮。

  虾贩们是用什么来清洗龙虾的?神秘的新型“洗虾粉”又是何方神圣呢?……带着种种问题,记者昨天展开调查。

  昨天一大早,惠民桥农贸市场水产市场东侧,龙虾批发市场尽管没有了往日的繁忙,但这里仍聚集了不少饭店、排档的老板前来批龙虾。在一拐角处,一个牌子上写着“龙虾特价卖了,每斤只要15元。”“我们这些虾是从江西运来的,虽比不上江苏与湖北的干净,但便宜,同样大小的湖北虾,每斤至少要20元,我们还包清洗。”老板说着,吩咐一工人从店内取出两包白色粉末,先加入一种盐状粉末,后又加入味精状晶体。“这是两种专门洗龙虾的新型药粉,与草酸不同,一种10元一斤,一种8元,用它们调和的溶液洗过的小龙虾,只只都很光亮、干净。”

  至于这两种新型洗龙虾的药粉是什么,有无毒副作用,老板始终不说。不一会儿,有批发龙虾的老板买了几十斤龙虾要求洗虾,工人在一只桶内加入水和脏虾,将神秘“洗虾粉”倒入水中搅拌,几分钟后将虾子捞出,再用水冲洗,马上只只都很光亮、干净。老板说:“一斤洗虾粉加100斤水,水可以反复利用。”

  离开市场前,记者想买一包新型“洗虾粉”,但只要一提“洗虾粉”三字,摊主就很敏感欲言又止,接着干脆均否认有此物品。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改头换面的“洗虾粉”,其实是一种新型化工原料,在南京,只要是化工商店,这种原料随便就可以购买了。附近下关热河路上就有一家化工商店内能买到。

  为一探这种新型“洗虾粉”真实成分,记者来到了这家化工商店。“能够将龙虾洗得很漂亮的洗虾粉有吗?”记者一开口,店内一女子马上叫一男子拿出了两袋白色粉末状的物品,她说这种“洗虾粉”主要成分是化工原料,一种叫柠檬酸,另一种为亚硫酸钠。柠檬酸用于洗虾增白,亚硫酸钠用于除去虾子身上的污渍,比以前用的草酸洗虾粉性能要好,洗起来速度快,因此一些虾贩为了使龙虾看上去漂亮,用此新型“洗虾粉”洗龙虾,被洗虾粉洗过的龙虾色泽亮丽,非常干净。

  那么,这种新型化工原料制成的洗虾粉,究竟是不是那么神奇呢?昨天上午,记者带上刚买来的新型“洗虾粉”,来到一家科研机构对其进行了化验,看看功能到底怎么样?

  打开袋子,一股气味扑鼻而来。记者按比例将粉末兑入了一盆清水中,用手搅动两下,就看到有些许白色泡沫冒出,有点像平时用的洗衣粉,味道更刺鼻,加入一定量的龙虾,在短短的一两分钟时间内,原本肚皮发暗的龙虾一下子透明了起来,虾身上大量黑渍全部被洗掉。实验表明:这些所谓的新型“洗虾粉”pH值为2.5,属于强酸性物质,基本上可以确定比工业草酸制成的“洗虾粉”酸性还强,其中含有柠檬酸和亚硫酸盐,但还有其他不明化工原料。

  实验人员随后自己直接用手搅拌一下水,马上感到手上又痛又痒。“可以肯定地说,这些洗虾粉,都是人为擅自配成的东西,有的成分不明。”实验人员说。

  据了解,之前南京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说,疾控部门将召集相关流行病学家和营养学家等进行调查。“说横纹肌溶解症是‘洗虾粉’惹的祸,我们认为不可能。”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说,事发后他们立即组织相关专家对此事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分析,结果基本否定了“洗虾粉”致病的说法。带上购买的柠檬酸和亚硫酸钠制成的“洗虾粉”,昨天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了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不巧有关负责人均不在。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该中心一位负责人,他说近来南京市场上确实发现了柠檬酸和亚硫酸钠制成的“洗虾粉”,不过这类“洗虾粉”不管怎么改头换面,都与草酸是一类的化工原料,都是酸性的氧化剂,不大可能导致肌肉溶解,目前他们正在关注此事。

  南京工业大学化工学院王政教授介绍说,柠檬酸和亚硫酸钠对人体都有害,严重的会引起中毒,对儿童的影响则更大,甚至会影响智力发育。“洗虾粉”的成分只要含硫,就不可能对人体健康无害。而且去污剂在肠胃中积累多了还会致癌,偶尔少食不用担心,长期食用的话,肯定会带来不利影响。

  “要是它真的没有毒,为什么青壳虾只能浸2分钟,红壳虾只能浸5分钟呢?说到底,那些卖粉的人还是怕龙虾被毒死嘛!”王教授认为,“洗虾粉是一种食品添加剂”的说法并不可信。

  对“洗虾粉”的监管一直是空白南京市食药监所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柠檬酸和亚硫酸钠这两种成分的确有时用在食品添加剂中,但是“洗虾粉”中还有很多没有分离出来的成分,这些成分到底是什么尚不清楚。鉴于其包装上既无生产日期也无生产厂家,这种“洗虾粉”可以被定性为“三无产品”,使用这种产品必然会给消费者健康带来隐患。

  对此,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学技术学院彭增起教授说,即使柠檬酸和亚硫酸钠是允许添加在食品中的添加剂,但是相关法规也规范了其用途和最高用量,而规定中没有涉及可用于清洗小龙虾,因此,使用它们做“洗虾粉”也属违规。同时彭教授还认为,目前一些化工商店在配制“洗虾粉”时,监管一直是一个空白,而其出售的“洗虾粉”,有没有其他化工原料,也没有人清楚。免疫专家:

  “洗虾粉”成分比想像的复杂南医大第二附属医院免疫专家高主任,对近期南京出现龙虾中毒事件发表了看法。他说,“洗虾粉”的成分,目前认为主要是草酸、柠檬酸和亚硫酸钠等化工原料。

  “对于洗虾粉,我认为,其成分可能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很可能含有次硫酸氢钠甲醛,即吊白块,因为这个东西不仅便宜,效果好,而且小剂量,可以使人们不产生消化道症状,但晚期(摄入6-24小时以后)可以引起横纹肌溶解、肾功能衰竭等症状。同时,草酸是无味的,而吊白块有明显的气味,与新型洗虾粉类似,所以,这说明,洗虾粉中可能含有吊白块,它可能是引起横纹肌溶解的原因。不仅如此,我国的民间食品工业中,吊白块曾经被广为应用,从蒸馒头到磨豆腐都使用过,因此用于漂洗小龙虾,也是有可能的。”高主任说。记者卢斌

  南京市政府昨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就近来发生的疑似食用龙虾致病的情况进行了通报。截至昨晚,南京7月以来一共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病例19例,他们的共同点是在食用龙虾后发病。南京市卫生局、药监局和疾控中心负责人均表示,目前可确定发病确与吃龙虾相关,但究竟是何引起仍是一个谜团。

  南京市已成立由常务副市长沈健担任组长的专项调查小组,小组成员包括临床医学、疾控、卫生监督、水产养殖等方面的专家,以期尽快找出“真凶”。为了保证市民的餐桌安全,从昨日起,南京市将开展为期一个月的龙虾专项整治行动。

  南京市药监局副局长华文介绍,自今年7月份以来,南京鼓楼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等医疗机构陆续收治了疑似食用龙虾致病的患者。他在发布会上表示,此前共收治横纹肌溶解症患者共18人,发病前均食用龙虾,经过初步流行病学调查,18人的就餐地点高度分散,其中,14名患者分布在8个家庭,同时都是在家自己加工并食用龙虾。另外有4人分别在2个餐馆食用龙虾。18名患者均有全身肌肉酸痛症状,并伴有肌酸激酶、肌红蛋白明显增高,到发布会召开为止,已经有15人治愈出院,现有3人住院治疗。华局长的话音未落,旁边的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黄义龙的手机响了,黄副局长随后通报,南京市最新又收治了一起吃龙虾后出现横纹肌溶解症的患者。

  南京市工商局副局长王之熙表示,南京市政府作出了专项整治的部署,从昨日开始,全市相关部门用一个月的时间,开展对龙虾的专项整治工作。在养殖环节,农林部门要牵头进一步加强对养殖户的日常管理和指导,定期检查养殖户的生产记录、用药记录和销售记录;在生产加工环节,质监部门要牵头负责加强对以龙虾为原料的加工企业的日常监督检查,重点查处企业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使用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和生产加工过程当中滥用食品添加剂,违法添加物质的违法行为。在流通环节,工商部门要对经营龙虾的主体资格进行审查。在餐饮服务环节,卫生部门也负责对餐饮单位的监督管理。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大家更多将造成横纹肌溶解症的元凶指向了“洗虾粉”。南京市商务局副局长李军表示,在他们的检查中,正规的大型的餐饮企业中没有查到使用洗虾粉的情况。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李解全解释,所谓洗虾粉的成分是草酸,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化学试剂。他认为,草酸的化学性质在100℃的时候完全可以分解。所以专家分析认为,应该说草酸本身不应该构成危害,不应该引起横纹肌溶解症。不过洗虾粉现在尚不能完全排除嫌疑。李解全说,洗虾粉除了含草酸以外,是否会有个别的不法商贩在里面添加其他的化学试剂,就不得而知了。

  有记者发问,十三香龙虾的复杂佐料,是否会是这次导致横纹肌溶解症的元凶,监管部门是否对饭店做龙虾的作料进行调查?

  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李解全回应,专家也曾经试图从龙虾作料上寻找线索。李主任表示,不过因为每一家加工龙虾所用的作料品种不相同,来源也不相同,所以也很难形成一个证据链。而且有不少患者是自己在家烹调龙虾,烹饪方法也大不相同,所以从这方面着手的调查难度很大。

  南京的地产龙虾已经于7月下旬就下市了。目前南京市面上的龙虾大多来自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等地。那是不是某地的龙虾出现了问题?

  “他们这19个患者除了吃龙虾以外,其他的共同点没找到,所以比较难找原因。”南京市药监局副局长华文表示,龙虾来源地的问题也是他们追查的一个重点。不过因为不少患者在家里食用龙虾后出事,这些龙虾来自农贸市场,这个溯源就需要一个过程。

  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黄义龙则介绍,在两家餐馆出现了4例横纹肌溶解症患者,专家调查了这两家饭店的龙虾来源,发现两者没有关联。一家龙虾来自湖北,另一家则是来自湖南。这给追查致病“元凶”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这次的“龙虾门”事件中,出现了许多让专家至今纳闷的蹊跷之处。和这些病人一起吃龙虾的还有许多人,但是他们都没有出现横纹肌溶解症的症状,李解全表示,同一桌中间有发病的有没发病的,在同一个饭店当中吃饭的也是极个别发病的。目前,专家已经采集了两个饭店食用龙虾致病的龙虾源,送到实验室对龙虾里面的一些重金属、农药残留进行检测了。此外,为了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专家还将对这批食物的细菌指标、真菌类毒素等指标进行全方位检查。

  目前的调查工作陷入困境,一大原因则是,吃龙虾导致横纹肌溶解症的案例很罕见。李解全表示,全国只有个别市报道了食用龙虾的横纹肌溶解症的个别患者。目前我省疾控中心也没有接到江苏省其他市的类似病例报告。“横纹肌溶解症和龙虾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确定还要进行进一步的深层次的研究,”他认为,南京每天大概10万个食用龙虾的人中,包含了各种身体状况的人,比如过敏体质的人。他注意到,国外有类似的报道,个别人在食用甲壳类水产品后引起了横纹肌溶解症,但国外对这些病例也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

  李解全主任坦言,横纹肌溶解症的平时发病率不是太高,这个病南京往年没有列入疾控的监测范畴。此外,如果以往有吃龙虾后发病的患者,如同时伴有尿酸增高,或者本身是一个痛风的人,就医的时候医生可能不会询问他是否吃过龙虾,不会往这方面想。

  8月23日,市卫生局组织临床、疾控、卫生监督相关专家,讨论分析了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的关系以及可能的致病原因,通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引起横纹肌溶解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过量运动、醉酒、急性重度一氧化碳中毒、药物影响、代谢异常以及遗传缺陷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明食用龙虾与产生横纹肌溶解症的具体关联因素。李解全表示,通过对目前的患者的逐一排查,这六个常见的致病因素都被排除了,这些病人的唯一共同点是都吃了龙虾。

  李解全表示,这一次横纹肌溶解症的患者,时间跨度比较长,南京出现的第1例是7月20日开始,到昨日是19例。病人性别上也是男女都有,年龄阶段上从壮年到老人都有,另外食用的地点上、加工的方法上都不尽相同,进货的途径也不一样,所以判断这一次龙虾所引起的横纹肌溶解症的真正原因,用简单的流行病学办法很难排查出来。“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之间的关联问题,一直困扰着专家们,我们这几天做了大量的分析、调查,目前还没有找出之间的关联,”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黄义龙有些无奈地坦言,如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19个人是在食用了龙虾之后几个小时或者十几个小时发病的。

  市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龙虾还能不能吃了?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黄义龙和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李解全均表示,龙虾已经成为一个产业,轻易说龙虾不能吃,这是不负责任的讲法。从7月份到现在所接到的病例报告是19例,而且都是高度散发的。此前南京的龙虾日销售量是80吨到100吨,如果以每个人吃一公斤算,就是每天南京至少有10万人在吃龙虾。两相比较,病人的发病数是极低的。他们表示,正常的龙虾、合格的龙虾是能够食用的。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最终致病元凶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市民对于食用龙虾产生了更多担心,记者从惠民桥水产批发市场获悉,龙虾的销售量出现了明显下降。

  李解全提醒市民:第一、在采购龙虾的时候,应该到有资质、有规模的、建立了产品溯源机制的农贸市场去购买,就算是出了问题,市民权益可以得到保证。第二、选择龙虾的时候,一定要选择新鲜、色泽鲜艳、比较灵活的龙虾。第三、在清洗龙虾的时候,一定要多浸泡、不要让虾子的头露在水面上,让它把肺里的脏物尽可能吐出来。第四、在这一段时间吃龙虾,尽量不要食用虾头部分,一定要把虾肉中间的肠子部分剔除。第五、烹饪过程中间,一定要煮熟、煮透,每次食用的时候数量不要太大。此外,食用龙虾时,最好不要同时饮用啤酒,因为饮用啤酒的人会使尿酸增高。过敏体质的人在这段时间最好不要食用龙虾。

  李解全介绍,横纹肌溶解症的后果,是引起肾脏方面代谢的损害,如果发展到最严重的地步,就是肾衰,不能及时得到救治有可能会危及生命。南京这19例病患都得到了非常有效的、及时的治疗。一般讲,治疗之后,只要没有引起肾衰,不会引起后遗症。在日常生活中,强体力劳动、长期服用某些药物,也可能引起横纹肌溶解症。主要的表现症状是浑身酸痛,尤其以腰背部的酸痛更为严重。只要患者不出现肾衰症状,一般经过一周的治疗后可以康复出院。记者仇惠栋

  在南京一向备受欢迎的龙虾,在“毒龙虾”事件的阴影下,一下子被打入“冷宫”。昨日记者从市场上了解到,龙虾的销售大面积“疲软”。

  昨日在城南一家菜场,一个销售水产的摊主,将龙虾装在几个大盆里,上面盖着一层布。因为根本无人问津,摊主干脆打起了瞌睡。另外几位店主也大多情况相同。“这几天龙虾生意差狠的了”,一位摊主告诉记者,如今一天的销量只有平时的4成不到,而且价格也是直线下滑。“小中大,分别是13、14、15元一斤,要买得多还能商量”,你看,比前两天便宜两三块了!”

  一家摊主表示,因为生意太差,再加上龙虾本来就快下市了,准备再卖几天,下周就准备去看看螃蟹,提前卖螃蟹。“7月底的时候一天的龙虾销量还在25-26吨,昨天只有十三四吨”,惠民桥市场章茂华科长告诉记者,南京的龙虾主要来自湖北、江西和安徽,如今平均批发价跌了5元/500g。“越是大个的龙虾,现在跌得越多”。章茂华表示,“南京一些龙虾大户,因为有固定客户,还有外地客户,所以在南京市场做不动的时候就往外发,受影响比较小,而一些小户,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记者了解到,南京此前作为龙虾的消费大市,龙虾消费量仅次于上海,光惠民桥市场一年销出去的就在2500-3000吨,预计整个南京在5000吨以上,遇到该事件以后,明年的龙虾养殖、销售和价格不免受到影响。业内人士表示,在卫生部门最终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很难判断未来龙虾的走势。